av小次郎改名为收藏家_看av的网站_亚洲图片区偷拍自拍Av_av天堂2017手机版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:www.jnccx.com
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

酒店实录--糖糖

时间:2018-07-12 糖糖是我在台北一家CLUB认识的小姐,已忘了是几年前的事了,只知道那时的台北市长是陈水扁。
记得那天是星期六,我临时被公司派去台北出公差,处理完公务后已经是晚上6点多,于是我决定在台北玩一天,星期日再回高雄,反正只要拿发票回去报公帐就行了,会计小姐跟我很熟,饭店钱也不用我出。
我来到了客户公司附近的《第一饭店》投宿,它给我的单人房蛮大一间的,我先洗个澡,洗完后打电话给台北的一些朋友,约他们出来吃个饭聚一聚,大伙跑去《林记》吃麻辣锅,吃完他们都有事,所以就各自解散。
回到饭店看看时间才9点多,我就在饭店附近四处晃晃,看到了家网咖店,决定进去消磨一下时间。
当时台北的网咖蛮贵的,一小时要一百元,那家网咖店还只有开到12点,所以我玩了2个多小时,它们就要关店了,我又只好在街上到处闲晃。
附近实在没啥好逛的,我绕了一圈打算折返回饭店去休息,突然发现饭店隔壁的招牌霓虹灯已经亮了起来,上头写个「CLUB」,还有个小弟在路边代客泊车,心里正无聊得发慌,想说去里面喝个酒打发时间好了。
我走向小弟问一下他们店里消费怎么算,那小弟热情的向我介绍说,小姐坐台一节1500元,包厢酒钱另计。
跟高雄消费模式大致相同,只是小姐坐台费比较贵,不过以我当时的经济能力,还可接受。
小弟带我进去店里,由少爷接手引领我进去一间包厢,没到过CLUB,装设跟酒店一样,没啥不同。
过不久经理就进来跟我寒暄,我叫她找个比较活泼、会玩的妹妹来,她马上出去安排。
过一会她就带了位小姐进来,个头不高,156公分,身材丰腴但也不胖,脸蛋不美但是可爱,笑起来很甜,外表清秀,年纪也不大,穿着亮片式胸罩及一件也是襄满亮片的超短迷你裙。
我觉得她看起来很顺眼,所以就决定是她了。
她走过来坐在我身旁,一坐到沙发上,里头那条粉红色内裤就露了出来。
此时少爷也把我刚点的几盘小菜和一手啤酒送进来,我拿出五仟元说︰「小费我一次给完,我有按服务铃你们再进来。」少爷拿了钱开心的说声︰「大哥慢用。」然后走了出去。
妹妹帮我倒了酒,左手拿着酒杯,右手挽着我的手臂,开始自我介绍︰「你好,我叫糖糖。
这位哥哥怎么称呼?」
「喔,叫我耗子就行了。」说完我先乾为敬,她也跟我乾杯。
两人边喝边聊,她说自己19岁,住士林;我也跟她说我是高雄人,来台北出差,住隔壁《第一饭店》。
酒过三巡后我就开始点歌来唱,我边唱边搂着她,左手在她的胸部上隔着胸罩揉着,她主动把自己的胸罩脱掉丢到旁边,上半身赤裸,依偎在我身旁,我的左手也不客气地直接握住她的左乳爱抚着。
她的胸部不大也不小,一手刚好能握住,乳晕跟乳头都还是粉嫩淡红,此时的乳头已经被我摸得硬挺起来。
在我爱抚她胸部的同时,她的纤纤玉手也来到了我的裤裆处,对着我的肉棒抚摸,肉棒受到刺激逐渐变硬中。
当她感觉肉棒已变硬,就拉开拉炼,掏出肉棒用手套弄着,弄了一会,她更进一步低头把肉棒含入嘴里,展开吸吮舔舐的功夫。
我跑酒店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主动热情、这么骚的妹妹,她的嘴上功夫真是了得,舔得我舒爽无比,歌也唱不下去了。
我把头靠在沙发上,左手摸着她的乳房,右手放在她头上,闭着眼享受她的服务。
不过被她舔得实在太爽了,不到10分钟就让我有想射精的感觉,我跟她说我快射了,她吸吮得更起劲,丝毫没让嘴巴离开肉棒的打算。
既然这样,我也就不客气地把精液射入她嘴里。
只见她把精液全吞入肚里,再把肉棒舔舐乾净后,才把头抬起靠在我肩上,媚眼如丝的说着︰「哥哥,你的肉棒好大喔!干起小穴来一定很舒服。」我搂着她说︰「你让它休息一下,待会让你的小穴尝尝舒服的滋味。」她抓着我的右手放在她的内裤上娇嗔的说︰「可是人家的小穴现在好痒喔,你先用手帮妹妹止止痒嘛!」我把手伸入内裤一摸,小穴早已湿得不像样,这么淫蕩的骚货,我在酒店还是初次碰到,虽然以前也有碰过些骚妹妹,但是像这么浪蕩的淫娃还是第一次。
我把她的内裤脱掉,她的阴毛全部刮掉了,整个小穴白嫩光滑,裂缝清楚可见,她将右脚跨到我腿上,两腿尽量伸展开来,等待我的慰藉。
我直接把食指跟中指插入小穴里操了起来,二指进入竟然还有些许空间,我再把无名指也插入才填满她的小穴。
她的阴道宽度大约2指半,蛮鬆的,看来她可能除了生理期外,其他日子里应该是每天都有在做爱,看不出外表看似清纯的她,内心这么浪蕩。
「啊……啊……哥哥……你插得人家好爽……喔……再……再快一点嘛……啊……」她的叫声淫蕩,淫水丰沛,沙发上已湿了一片,小穴更是不用讲。
我手指加快速度地操着小穴,嘴巴含住乳头吸吮着。
她做爱经验那么丰富,为何乳头还是粉红色并未变深呢?令人不解。
「喔……喔……好爽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妹妹舒服死了……啊……洩了……洩了……喔……」糖糖仰头长歎一声,双手抱住我的头,腰部不停扭动,看来是达到高潮了。
我把手指抽离小穴,一股淫水跟着流了出来,我将手指放在糖糖嘴唇上,她把三根手指全含入嘴里吸吮起来,眼睛淫媚的看着我,瞧得我肉棒又开始蠢蠢欲动。
我站到沙发上,掏出我的肉棒在她面前晃,她一口就把肉棒含入嘴里又吸又舔的,肉棒被她舔得硬如铁,慾火也被她挑得越烧越旺。
我将她转过身,让她跪在沙发上,我把肉棒抵住阴道口,对付这种淫娃不用太怜香惜玉,我狠狠的干了进去,用力的操起小穴来。
她的阴道有点鬆,肉棒在里头根本没啥舒爽感觉,不过她的浪叫声倒是比刚才还大。
「啊……啊……好……好棒喔……哥哥的肉棒干得我好舒服……爽死妹妹了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」『干!你爽我可不爽,小穴那么鬆,看我操死你!我边操她,心里正在骂着。
我一边干着她,右手伸到阴蒂上又揉又搓,有时给她捏一下,搞得她更加兴奋,淫水越流越多,叫声越来越淫蕩。
「好爽……喔……喔……爽死了……哥哥好厉害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妹……妹妹要洩了……啊……」糖糖被我干了10分钟左右又达到了高潮,我却丝毫没射精的感觉,我继续狠狠地操着她的小穴,更加入左手在她的屁眼上揉着,糖糖可能不习惯被人揉屁眼,伸出右手要来拉开我的左手,不过却是拉不开,我把左手拇指插入肛门也操了起来。
「喔……喔……哥哥……不……不要玩人家的屁眼啦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太刺激了……妹妹会受不了……」我不理她,继续操着小穴跟肛门,并不时逗弄着阴蒂。
「啊……受……受不了了……爽……爽死了……喔……妹……妹妹要……要被哥哥玩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又……又来了……我要……要升天了……喔……喔……」突然我感觉到又有一股淫水从阴道深处涌了出来,糖糖全身香汗淋漓地喘息着。
操了她半小时了,我却还是没射精的感觉,只好再继续干着她。
「喔……喔……哥哥好强……干得妹妹受不了了……休……休息一下嘛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又……又要来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美……美死了……喔……」糖糖隔没多久再度达到高潮了,此刻她真的是承受不住而求饶了起来。
干这么久我也有点累了,我把肉棒拔了出来,一股淫水也流了出来滴到沙发上。
糖糖无力地躺到沙发上喘着气,我扶起她的身子,把肉棒插入她嘴里操了起来,糖糖嘴里「唔……唔……」的哼着,嘴唇不时往内收缩吸着肉棒。
操她嘴比干她的小穴还舒爽,插了不到5分钟我就射在她嘴内,她也像之前一样,把肉棒舔舐乾净。
我坐到沙发上,她则躺在我大腿上休息,两颗乳房因为呼吸急促而上下起伏着。
我看了下时间,3点多了,我已经进来2个多小时,我跟她说我要走了,她叫我待到5点她下班时再一起走,我跟她说我累了,撑不到那时候。
她又问了我饭店房间号码,说下班后来找我,我了解她的意思,有人免费要陪我睡觉、让我玩当然好,『虽然小穴很鬆,但是还有屁眼。我心里想着。
于是我跟她说了房间号码后,就叫少爷买单走人了。
整个消费包括小费花了一万多,不过蛮好玩的,我觉得花得还算值得。
回到饭店,我先去洗个澡后,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休息。
迷迷糊糊中被连续敲门声吵醒,我看了下手錶,早上5点半了,我起身开了个门缝看一下,糖糖站在外面,手里还提着早餐。
我把门打开让她进来,她见我全身赤裸,对我笑了一下。
她穿了件黑色连身短裙,看起来像个气质高贵的少女,想不到内心却是个浪蕩淫娃。
我跟在她身后,她把早餐放在桌上后,转身对着我,我搂着她吻了起来,舌头伸入她嘴里与她的香舌缠绕着,手移到背后拉下衣服拉炼,她的连身裙滑落到脚下,我再顺手脱下她的粉红色胸罩跟内裤,瞬间她也已全身赤裸。
我把手往她私处一摸,小穴早已湿答答的,真是个浪女。
吻了几分钟后,她推开我,娇嗔的说着︰「嗯……哥哥,人家肚子饿了,先吃早餐,待会妹妹再让你玩个够。」于是我坐在椅子上,她坐到我大腿上与我面对面,我拿起三明治先让她吃一口,我再吃一口,两人边吃边亲嘴。
吃完后,她说要喝饮料,我拿起奶茶喝了一口含在嘴里,再反餵她喝,她全数喝入嘴里,并吸着我的舌头。
我再喝了口奶茶并加了两颗冰块,两人吻了起来,冰块在二人的嘴里跑来跑去,舌头被弄得冰凉凉的,感觉好刺激。
等到冰块被我们含得比较小后,我把它塞入小穴里,把手按在阴唇不让它掉出来并不时搓揉着。
糖糖全身抖了一下,腰部不时扭动,双手抱住我︰「好冰喔……喔……哥哥好坏……啊……小……小穴会感冒啦……啊……麻……麻了……喔……」冰块过不久就被小穴里的温度融化成水,掺杂着淫水流了出来。
吃饱了、玩够了后,我牵着她到浴室清洗一下身体,我边帮她洗,一边玩弄她的乳房,一边把两根手指插入阴道抠弄着,弄得糖糖的小穴湿淋淋的分不清是水还是淫水,嘴里不时呻吟着︰「啊……哥哥……你摸得我好舒服……嗯……妹妹好想要……喔……」我一边挑逗她,一边在她耳边说着︰「妹妹想要什么啊?」
「嗯……啊……妹……妹妹……喔……想……想要哥哥的肉棒干我……我的小穴……啊……」
「那你要先把肉棒含硬一点,哥哥才能干你啊!」我对她说着。
糖糖听话地蹲下含舔我的肉棒,肉棒被她那高超的口交功夫弄得更加坚硬,我叫糖糖躺在浴缸上,我抬起她的双腿,把肉棒操进小穴干了起来。
她那小穴干起来没啥舒爽感,我的目标是她的屁眼,不过先让她高潮一次再来玩。
我把她的双腿抬高往前压,使得肉棒能插得更深,这招干得糖糖淫叫声不断,美感阵阵,过不久就达到高潮。
我把她翻过身成背后式再操了起来,并先把左手拇指插入肛门里让她适应一下。
插了5分钟左右,我把肉棒抽离小穴抵住屁眼,糖糖挣扎了起来,不过腰部被我抓住根本逃不掉。
到最后她放弃挣扎,转头对我说︰「哥哥要温柔点,不要把妹妹弄痛。
」我安慰着她,叫她身体放轻鬆,痛一下就没事了。
为了怕润滑不够,我在肉棒上抹了肥皂后再慢慢插入她的肛门。
「啊……痛……痛……喔……哥哥……停……停一下……」糖糖因为痛而呻吟着,我不理她,将肉棒一寸寸插入,那紧缩感觉夹的肉棒好爽又有点痛。
好不容易终于全部插了进去,糖糖因为痛而紧咬下唇,脸色有点白,冒了些冷汗,我停止不动,用手揉着阴蒂,让她舒服一点。
差不多再过5分钟左右,她的脸上痛楚表情稍减,愉悦神情渐增。
我见状一边揉着她的阴蒂,一边把肉棒慢慢动了起来,糖糖的呻吟声愉悦中夹杂些许痛楚,到后来肛门习惯了肉棒的抽动后,她那淫蕩叫声再度响起,迴荡在浴室四周。
干屁眼比操小穴爽太多了,我渐渐加快速度,肥皂泡沫随着抽动越来越多。
我干了不到5分钟就有了射精的感觉,我连忙拔出改插入小穴操着,等到感觉消失再转干屁眼,就这样肉棒在小穴与肛门轮流操着,干得糖糖爽上了天,淫叫声越叫越大,喘息声越来越重,淫水像溃堤般不断涌出。
我俩在浴室玩了快一小时,糖糖被我干得高潮了好几次,到最后上半身无力地趴在浴缸上,下半身被我用手抱住腰部才能撑高。
不过我也觉得很累,所以就在肛门上全力冲刺,最后将精液射进屁眼。
倒在她背后休息了一下后,我再拉起她,两人沖一下水,来到床上互拥入眠。
一觉醒来,已经中午快12点了,我是被糖糖吵醒的,她说她下午还有班要上,得先走了,她把她的本名、家里电话、下午在士林大叶《高岛屋》上班地点的电话,还有晚上CLUB的电话都留给我,叫我有上台北时要记得找她。
我再搂着她亲热了一下后,两人才穿上衣服离去,我牵着她的手送她到饭店门口,拿了500元给她坐计程车,她亲了我一下后才坐上计程车离去。
我再上楼整理一下后,就下楼退房到机场搭机回高雄了。
两个多礼拜后的星期三,我又奉命到台北出差两天,处理完公务也晚上6点多了,我找了间叫《金星》(在国宾对面)的饭店住下。
洗完澡后我打了通电话给糖糖,準备晚上再来好好玩她,我特地带了支大型按摩棒来对付她。
我打到她家去,她弟说她去《高岛屋》上班,我再打去《高岛屋》,糖糖接到我电话有点惊喜,她叫我9点钟去接她下班,她去跟主管说临时有事要提早下班。
我先跟她去士林夜市吃完晚餐后,再带她回饭店,她说因为陈水扁查特种行业查得很严,所以她晚上待的那家CLUB已经暂时歇业了,她也在家休息,只剩《高岛屋》那个工作,也就是说她可以一直陪我到隔天中午,所以我们可以慢慢玩。
我用肉棒还有按摩棒轮流地操了她一夜,我总共射了三次,搞得隔天一早顶了两个黑眼圈,全身疲累的去客户公司接洽事务。
糖糖也被我搞得全身虚脱无力,一整晚被我操了三次,每次都一个多小时,肉棒、按摩棒轮流干着小穴跟屁眼,有时两根一起用,操得她淫水直流,把床单弄湿一大片,淫蕩叫声迴荡在房内一整晚。
有几次被我干得差点爽晕过去,高潮数不清,我一早去客户公司时,她还在沉睡中。
我在客户公司待到了10点,把事情都搞定后,我就告辞回到饭店準备整理衣物回高雄。
进了房间发现糖糖躺在床上,自个在用按摩棒自慰,真是个绝代淫娃,性慾这么强,我看当她男朋友肯定不到一个月就会被她搾乾了。
我脱掉自己全身衣物,接手她的按摩棒对着小穴快速抽插了起来,又操又转的干得她腰部扭动不止,双手紧抓床单,嘴里哼着浪蕩曲,淫水四溢,高潮一波接着一波,全身香汗淋漓。
我用按摩棒操了她快一小时,操得她在高潮过多后,小穴变得有点痛而求饶着。
我拔出按摩棒,她的小穴已被操得红肿起来,糖糖全身虚脱,无力地在喘着气,此时的我把肉棒插入肛门,开始操起屁眼来。
她全身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,任我摆布,干了10分钟左右我就把肉棒从肛门拔出,改操她嘴巴,最后射精在她嘴里。
我抱着她休息,直到柜檯打电话通知退房时间到了,我们才起身稍微沖洗一下后,穿上衣服离开房间。
糖糖被操得太多次了,走路时两脚微开,双腿还会微微颤抖,我搂着她走出饭店,并把那支按摩棒送了给她。
我给了她500元当车资,送她上计程车后,我也去搭机回高雄,不久后我把电话簿给遗失了,从此跟她失去了联络……
【完】